若果閣下是以http://www.feedly.com來取代Google Reader(谷歌閱讀器),本blog的「訂閱」功能,是支援feedly的。

步驟很簡易,只要在本blog右上角訂閱「文章」「所有留言」中,選取「Atom」,然後再選擇綠色的「add to feedly」圖案,再選取「Subscribe」和「Save」便可以了。

2016年6月26日星期日

AV女優*良家婦女


AV女優*良家婦女

倘若只憑一些對某個群體知名之士的簡單訪問,就代表整個群體的全部,這未免是太過草率的定論。某些著名AV女優在接受訪問時,聲稱她們在童年時經歷過性侵犯,致使她們成年後,就進入了AV行業。

心理學家一直質疑這些自白,但卻苦無研究數據可以辯證,因AV片商絕對不會跟心理學家合作研究的。而且AV女優是候鳥,她們是兼職的,很難找到一群作科研。

直至美國加州洛杉磯縣立法強制AV男女優要每月進行愛滋病毒測試,心理學家才想到利用診所之便,對AV女優進行研究。

這份發表在2012年性研究期刊的報告,由美國德州女性大學丹頓校園在洛杉磯的診所所做,總計研究了177名AV女優,她們的平均年齡為26歲。

2016年6月22日星期三

分手末日感之療


分手末日感之療

一位本博男讀者在「無愛超友誼關係探索」下集的留言,訴說自己的多年戀情觸礁,他在徬徨是否應該棄船?他的留言如下:

給作者, 及其他前輩, 讀者,

我是今日上網搜尋 "治療情傷" 的字, 輾轉來到這裡的。

我現在是一個迷茫的人, 當我叫M君。

雖然在作者其他文中有看到如何治療情傷……但我剛發現女友她出軌, 現在好傷心, 整個人運作不到。 做什麼都做不到……各大大們可否幫幫我, 教我如何處理這個失控的情緒?

事情是這樣 : 我和女友一起5年了……她是我的初戀。

最近的半年, 她對我好冷淡, 她回覆我的 msg 都只是: yes、no、em、wt ……就算。 想認真跟她聊, 她就會說壓力大唔想講, 唔想傾, 好忙。 叫我比空間她。 我聽她說, 也不常再給她msg。

2016年6月19日星期日

女同高潮高之因


女同高潮高之因

四位心理學家於2014年對6,151 位男人和女人的研究,主要是針對女人性傾向和高潮的關係。她們高潮出現率如下:

異性戀女性:61.6%

雙性戀女生:58%

同性戀女人:74.4%

至於男人,無論是甚麼性傾向,他們也是有著最多高潮的。

為何女同性戀者比異性戀女人有更多高潮呢?

2014年,兩位心理學家布箂爾和勃歌對822名同性戀和異性戀人士作研究,他們的年齡由18-79歲。研究發現,女同性戀者性行為頻率最低,而性歡的時間與性傾向就有明顯的差異。數據如下:

2016年6月16日星期四

無愛超友誼關係探索(下)俄羅斯輪盤


無愛超友誼關係探索(下)俄羅斯輪盤

當一種嶄新的關係模式非常具爭議性,支持和反對的聲浪各持似是沒法攻破的己見時,我們不妨以一些研究數據作為參考,或許從中可以領略正反雙方的立場。

美國底特律暨密芝根州大學的研究員於2009年對大學生的研究,60%回應曾經有無愛超友誼關係,三分之一在填寫問卷調查時,正有著一段無愛超友誼關係。

詢問他們認為無愛超友誼關係是否可行的問題,大約三分之二認為他們可以保持「純朋友」關係,三分之一認為這種關係模式只可維持短暫,跟著便要終止性關係,或升級成為情侶。但有81%無愛超友誼關係的「好手」認定這種關係模式是健康快樂的。

從朋友發展成無愛超友誼關係,男女雙方平均認識了十四個月,從第一次發生性行為開始,大部份「伴侶」只是維繫六個月的無愛超友誼關係。數據如下:

2016年6月13日星期一

無愛超友誼關係探索(上)靈愛與慾念


無愛超友誼關係探索(上)靈愛與慾念

週五的晚上,天氣晴朗,一名二十五歲、穿著整齊衫裙的女子,她剛參加完同事的婚禮,從酒店的西餐廳走至大堂,她腳步不穩,因飲宴時被同事作弄,灌她飲了一些酒,但她的酒量是十分差的。

女子走出酒店的街道,她看見一輛熟識的小型客貨車停了在路邊,女子毫不猶豫便登上了客貨車的前座位,車子隨之開行。

駕車的男兒是女子的舊同事,他與女子同年齡,客貨車是他父親的工程公司所擁有。女子在婚宴快將結束之際,以手機發短訊要求男兒接她回家,男兒應允。

車子開行一會,女生對男兒說:『你可否在街上徘徊至我酒意散了,才送我回家?我不欲回到家後,給母親囉唆。』

男生遲疑了一會才回答:『我家人去了內地,明天中午才回來,妳可以到我家逗留一晚,怎麼樣?』

女生臉轉向男生,望了他一眼,她跟著看回前方,雙目搜尋霓虹燈下街道的店舖,沒有回應男生的提議。

待了片刻,男生不慌不忙地說:『上次你在我家過夜,我也沒有對妳幹什麼,你不用擔心吧。』

2016年6月7日星期二

延射閉精一團霧


延射閉精一團霧

滂沱大雨的凌晨,正是一對新婚夫妻的洞房花燭夜,但二人躺在紅色龍鳳床單上,覆蓋著龍鳳被子。新郎仰臥,他全身赤條條。新娘就穿著一條開襠絲質內褲,她上身也是赤裸,卻側身而睡,面向著新郎,而她的一隻胳臂就放在新郎的軀體上。

突然雷電交加,他們倆從熟睡中被嚇至驚醒起來。憑藉床頭櫃上一支仍然亮起的LED電子蠟燭,昏暗的枕頭上,兩人可以看見對方的容貌。

待了片刻,一絲嘆息的男音從枕上傳出:『我料想不到娶了一名處女為妻,真是倒楣!滿以為有人可以做我導師,引領我長驅直進,怎料竟然邂逅了童貞女?』

男音停了一會,枕上出現慨嘆的女聲:『我也是倒霉!誤以為世上沒有處男,原來處男是罕有,但不是沒有。今夜不知如何下海?』

枕上再沒有對話,只剩下嘆氣的呼吸聲響,他們被先前的交歡不遂而弄至垂頭喪氣,二人等待再度進入夢鄉。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