若果閣下是以http://www.feedly.com來取代Google Reader(谷歌閱讀器),本blog的「訂閱」功能,是支援feedly的。

步驟很簡易,只要在本blog右上角訂閱「文章」「所有留言」中,選取「Atom」,然後再選擇綠色的「add to feedly」圖案,再選取「Subscribe」和「Save」便可以了。

2017年1月30日星期一

直女心動姿色女


直女心動姿色女

精神分析學鼻祖佛洛伊德認為,人是雌雄同體的。這個見解直至今天,仍然受到精神分析學派的支持。性身份和性傾向,不時也含糊不清。雖然研究發現「直女」(異性戀女人)對男人或女人也會心動,但卻沒有找到同性戀女人鍾情男人的證據。

直女被電影或電視女星所「觸動」心弦,卻沒有跟她們做愛的慾望,普遍性可能超越俗世的既有觀念。

2016 年8月刊登在《性格與社會心理學期刊》的研究報告,發現72%的直女會被風姿綽約的女人吸引。研究員採用眼球追蹤裝置和量度性興奮反應的感應器,發現直女產生性興奮,無論是瞥見俊男或美女。然而,這些直女,說她們只對男人有感覺。而且她們只欲與男人做愛。相反地,同性戀女人,精密儀器檢測出,她們只是對女人有性生理反應,對男人毫無生理反射。

2017年1月27日星期五

2017雞年快樂!


在「多元化趣味小品」中,刊出了2017雞年賀歲迷你情慾小說。若然閣下有興趣閱覽,可點擊《戀雞儆猴迎新歲》

2017年1月20日星期五

女優體減男人慾?


女優體減男人慾?

1989年,三名專家發表的共同研究報告,震盪了女人的心弦。研究發現,男人看了花花公子雜誌或其他色情媒體的裸體女人後,雙目是不會生瘡外,對其他女人,尤其是他們的妻子,食慾大減。這項研究使衛道之士振振有辭。

最為悲愴的結論是,男人雙眼被此等噴火性感尤物焚燒過後,不但覺得女伴吸引力大減,而且對她們的情愛也退化。這種以真實女伴與虛擬女優作比較的心態,一直受到另一些專家的質疑。

社會科學經常會進行反覆研究來確定先前研究結論的可靠性。近期的研究並沒有發現男人看完AV女優片之後,面對女伴時收縮子孫根。有心理學家懷疑,在統計學、方法學或演繹上,先前的研究是過度情緒化。道德行先,真理行後。

2017年1月17日星期二

隱蔽青年美國觀


隱蔽青年美國觀

隱蔽青年,這個近十多年才出現的新名詞,是指一些年輕人,斷絕社會聯繫,包括學校、工作、朋友和興趣等。他們經常瑟縮在睡房,沉迷上網、打遊戲機或呆看電視等。源自日本的隱蔽青年,估計數量達五十萬,當中八成是男兒。

美國一位心理學家,以日本學者的一些研究,加上自己的美國文化觀點,對日本隱蔽青年的形成作出了解釋,以下是他的見解。

經濟下滑是形成隱蔽青年的部份原因。今天就算畢業於日本的著名學府,也沒法確保即時找到工作。男兒在初中時已感到壓力,而成敗就在數年間決定了。隱蔽青年是抗拒這種成功的壓力。

除了經濟困境之外,大和文化傳統的羞恥集體意識也是一項重要因素。家長要求子女勤奮讀書,和長大後要名成利就,造成了硬生生的壓力。同學、親戚和鄰里也構成了循規蹈矩的催命符,任何學習或工作的失誤,也會被刻印在他們心底裡,難以被磨滅。這種接踵而來的壓力,對於沒法子達到群體期望的人,強化了失敗的感覺。

2017年1月12日星期四

男婚女單人生論


男婚女單人生論

1972年,社會學家傑茜‧伯納德(Jessie Bernard)的重要著作《未來的婚姻》,認為男人是婚姻的最大得益者。因此,男人最好結婚,而女人獨身最佳。這個爭論維持了45年,依然在爭辯中。

然而,支持婚姻對男女雙方也有益處的論點卻滾滾而來。婚姻可以使人們更加快樂、健康和延年益壽的研究數據五花八門,而且深入民心。

自從伯納德的著作面世後,成千上萬對婚姻的研究也展開。但這些研究的準確度,卻受到不少專家的質疑,因很多統計數據也是錯誤的。況且,研究的數據是平均值,不是個人的經驗。

一些重要的研究顯示,婚姻的影響並沒有性別的差異。而唯一的不同,就是女人對婚姻幻滅。

2017年1月9日星期一

遙感性交未來路


遙感性交未來路

正所謂小別勝新婚,但情侶身處異地,情到濃時,如何解一慾之困呢?古有飛鴿傳書,綿綿淫語,可舒緩逼慾之苦。今有電話傳音,綿綿慾語,可解切膚之癢。然而,此等有感無觸的傳情,只可以是單方面的自慰。如何把自慰進化成互慰,正是互聯網科技的發展趨勢。

一條高科技的假陽具,佈滿精密的感應器,而另一個高科技陰莖套,內裡可以脈動和收縮,男女各自用上這些性玩具,通過手機應用程式連動,和視頻與聲音相連,便可做到遙感性交的效果。

當她吸吮或把高科技陽具插入陰道時,他不但可以在視頻看見,而且,套著他陰莖的陽具套,就會相應地脈動和擠壓,產生近乎真實性交的感覺。

2017年1月4日星期三

【心理小說】了斷昔慾迎新情



大除夕的週六傍晚,在香港島金鐘站新開行的南港島線的月台上,一對男女正步向一列剛到達的列車。列車打開門,車廂走出的乘客中,有一位年約三十歲的男士,他踏出車廂後,左右兩邊手臂馬上分別被兩名隨後步出車廂、年約二十多歲的艷色女生挽上。男士見到迎面而來的一對男女,他立即翹首仰面,擺出一副傲慢的面容。

該對男女並沒有刻意避開二女夾一男的三人組。轉眼間他們便走至面對面,兩組人也沒有讓路,大家僵持不下之際,被兩女夾住的男人肩膀突然被一隻手掌按著,嚴肅的語音傳進他的耳孔:『羚羊,你不要誤會,文君因為覺得身體不適,我才送她回家。』

羚羊瞄了文君一眼,他才望向跟他說話的男兒:『相如,我跟文君已經再沒有瓜葛,你喜歡的,任揀吧!』

羚羊的臉跟著轉向文君:『平安夜那晚,我喝醉了,妳送我回家。我要求妳留下,但妳竟然揚長而去。如今我,』羚羊隨之轉動頭顱,分別瞄了夾住他左右手臂的兩位艷女一眼,才繼續說:『左擁右抱,簡直分身不下,真是沒法子再兼顧妳了,請讓路吧!』
》》》》》 請按此閱讀全文 》》》》》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