若果閣下是以http://www.feedly.com來取代Google Reader(谷歌閱讀器),本blog的「訂閱」功能,是支援feedly的。

步驟很簡易,只要在本blog右上角訂閱「文章」「所有留言」中,選取「Atom」,然後再選擇綠色的「add to feedly」圖案,再選取「Subscribe」和「Save」便可以了。

2017年2月28日星期二

「黃絲」非黑即白思維探討


「黃絲」非黑即白思維探討

香港從佔領運動衍生的「黃絲」一族,他們性格最典型之處,就是非黑即白的思維方式。以非黑即白的思維去追求公義和正義,並不是嶄新的方式,早在中世紀的十字軍東征(1095 - 1291),教廷已經採用這種方法。上帝是唯一的神,而回教徒就是魔鬼,致使可以殺無赦。這場戰爭打了近二百年,魔鬼依然活到今天,公義仍然未曾得到伸張。然而,美國前任總統列根和英國前任首相戴卓爾夫人,他們也是擅長以非黑即白思維來導向民眾的佼佼者。

香港剛進入學院的大學生,初見社會現實,就跪街抗議民不聊生。北大人說支持林鄭競選下一任香港特首,立即有言論指一國兩制已經滅亡。香港有貧窮居民,便說香港的經濟情況在亞洲僅僅好過孟加拉。反對佔領運動的香港人,他們被黃絲扣上全是藍絲的帽子。黃絲跟不認同他們理念的人辯論起來時,便振振有辭地採用非黑即白思維的方式。為何以非黑即白的思維方式來追求社會公義可以有市場呢?這便是本帖要探討之處。

非黑即白思維是把事物看成只有好與壞、優良與劣等、天使與魔鬼、聰明與笨拙、黑與白、……等等,而世上的任何事物是沒有灰色地帶的,這種簡單化的二元思維方式是一種認知的扭曲,等同通過一個變形鏡頭去觀看世界。

2017年2月24日星期五

《五十道陰影》與女人慾


《五十道陰影》與女人慾

英國女作家詹姆斯於2011年出版的虐戀小說《格雷的五十道陰影》(Fifty Shades of Grey),最初只是以電子版面世,而沒有印刷本。這本小說出乎意料地急速暢銷,發行了近一億三千萬冊,而且翻譯成五十多種語言。2015年還拍成電影,票房收入也是驚人的。這本以描繪女人情慾的小說,究竟是甚麼原因,使這本赤裸裸地描寫BDSM(BDSM是綁縛與性調教(Bondage and Discipline,即B/D),支配與臣服(Dominance and Submission,即D/S),施虐與受虐(Sadism and Masochism,即S/M))為題材的作品,可以風靡眾多女人的心靈呢?

西方世界於1960年代冒起的女權運動,使到女性的經濟地位大幅度提升,她們在家庭中的位置,也由順從而逐漸與男伴平等,男人在伴侶關係中的絕對話事權就幾乎煙消雲散。男女關係趨向平等,他們在性事上起了甚麼變化呢?

2014年,美國洛杉磯一名女心理治療師兼作家,她在時代雜誌撰文《平等婚姻是否等於減少性事?》這位女心理治療師憑藉她的經驗認為,男女在婚姻中漸趨平等,造成性生活的激情褪色。

2017年2月21日星期二

分心與精神漫遊之別


分心與精神漫遊之別

俗世的觀點,做事要專心,分心事不成。因此,專心是好事,分心是壞事。然而,創意是須要聯想力高,致使專注力失調是必須的。那麼,創意和分心,豈不是劃上等號?答案並不是非黑即白如此簡單。

如何為之分心呢?例如:

駕車時打手機短訊。

燭光晚餐時玩手機。

上課時望出窗外發白日夢。

做功課時玩遊戲機。

分心與精神漫遊(mind-wandering)似是可以互換,因他們有不少相似的地方。例如,與伴侶接吻時思索著炒股票。

2017年2月17日星期五

戴妖廷自戀群組


戴妖廷自戀群組

港大法慄系講師戴妖廷,從鼓動自毀的佔領運動,到近期的立法會選舉,策劃的流產作動行動,還未知自己鞭弱精閉,現在更幹出甚麼民間特首選舉。本來打飛機是生理須要,不是異常行為,無可厚非,但公開打飛機就並不是自瀆,而是自戀。戴妖廷有一群追隨者跟隨他一起集體公開打飛機,這便是自戀群組。本帖嚐試以一些研究,試圖解釋一下戴妖廷自戀群組,碰戶即洩,或進穴而閉精,卻還以為自己是超人之謎。

自戀狂的核心價值是他們自以為自己鶴立雞群,從而高人一等,周圍的人也是豬一般的智商。這種心態的代表作正是「烏比網湖」。

美國在上一個世紀的著名收音機虛構廣播劇「烏比網湖」(Lake Wobegon),講述一個位於美國中西部的小鎮,鎮中的女人也是強壯的,而男人就全是俊男,小孩便是天才橫溢的神童。社會心理學家作了一連串的研究,把高估自己能力的人稱為「烏比網湖效應」(Lake Wobegon effect)。

2017年2月13日星期一

「地鐵縱火」是否「邊緣性人格障礙」?


「地鐵縱火」是否「邊緣性人格障礙」?

香港一名六十歲男人在從金鐘至尖沙咀、位於海底的地鐵車廂內縱火,事件造成十九人受傷。男人的行為是要跟其他乘客同歸於盡,他不但自毀,而且攻擊其他人。雖然他在2007年被診斷患上妄想症,要接受精神病治療,但正如香港一位精神科專家說,未曾見過妄想症患者縱火。因此,本帖嚐試以邊緣化人格障礙去探討一下這個男人的精神面貌。

邊緣性人格障礙(Borderline Personality Disorder (BPD))並不如精神分裂症或躁鬱症般為社會大眾所熟識,因邊緣性人格障礙大約佔了2%的人口,而且大部份患者也是女生(佔了大約75%)。這種病症的高度自毀行為,造成他們須要長期關注,致使佔了五分之一精神病院的病人,也是邊緣性人格障礙的患者。而且,企圖自殺的行為,也導致十分之一此種病患的人,因自殺而離世。

邊緣性人格障礙是一種嚴重精神病。患者從情緒、人際關係、自我形象和行為等也極之不穩定。這種不穩定狀態就導致患者在家庭和工作中產生大混亂的局面,他們也為此而無法作出長遠的生活計劃。

2017年2月10日星期五

克服別人的評價


克服別人的評價

人們懼怕受人評價,但這種心態太過嚴重,便會使人在課堂或會議中不敢說話。甚至於在親密關係上,也對性慾的喜好方式難以啟齒。如此心態,是可以克服的。

恐懼受到評價,是連繫著希望任何時刻也得到其他人喜歡的欲望。這種不可能的渴求,就會導致人們沒法體驗或表達自己。

事實上,每個人也經常評論他人的。無論是好與壞,喜歡或憎惡,人們也會作出評價。而且,每個人的言行,有很多細微之處不斷湧現,使人們評論他人的習性,是連續和恆久的習慣。

倘若因懼怕他人評論而逃避講出自己的意見,或埋首思索如何改變他人對自己的評價,倒不如接受誰人背後無人說的現實。以下是如何克服恐懼他人評論的方法。

2017年2月7日星期二

女僕侍者*港大校長之才



【本報專訪】港大校長嗎啡琛任期未滿,就自動掛冠,原因耐人尋味,但深究也沒有意思。本報超姣女記者Holly 雪為一家露天餐廳作專題採訪之際,遇上一位樣子可人、僕飾惹火的女侍者。她向Holly 雪透露準備申請做港大校長,Holly 雪立即對她另眼相看,轉移訪問女僕侍者,不再關心原來的採訪,因新聞價值較大。以下是Holly 雪的訪問。

Holly 雪:「請問妳叫什麼名字?」

女僕嗲聲嗲氣地回答:「我芳名戴菲姬。」

Holly 雪頓時瞪眼:「甚麼?打飛機?」

戴菲姬回以甜美的笑容:「請妳不要心歪,我名叫戴菲姬。」

Holly 雪慌忙道歉:「對不起!因我見妳的服飾,誤以為妳的名字,是男兒性事。」

戴菲姬再回以微笑:「不要緊!這是我的真實名字,卻名副其實,經常給顧客幻想來打飛機。」
》》》》》 請按此閱讀全文 》》》》》

2017年2月2日星期四

總統沒有心理評核


總統沒有心理評核

美國杜克大學醫療中心,曾對美國從1776 – 1974年的37位總統進行精神評核,發現一半總統符合患上精神病的標準,而27%總統於任職總統期間出現病徵。究竟精神病有沒有影響他們的處事能力呢?這裡無法下定論,因為打醉拳,可以是十分英明神武的。嘻嘻!

研究發現:

* 24%總統患上抑鬱症。

* 8%總統患上焦慮恐懼症。

* 8%總統有躁鬱症的病徵。

* 8%總統酗酒或依賴酒精。

南北戰爭的英雄格蘭總統曾經在閱兵儀式中,醉醺醺而墮馬。因水門事件而被逼辭職的尼克遜總統,也曾飲醉而沒法接聽英國首相的重要電話。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